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English
当前位置:主页>英语论文>
“新世纪的新译论”点评 (下)
来源:  作者:本站

据许渊冲说,“第二种译文在和第一种竞赛,每行仅八字,更加精练;译文两行一韵,虽不音似、形似,却有音美、形美。总起来说,第一种译文求似、求真;第二种译文求美。”

显然,第二种译文是根据第一种改写而成,因为与原文关系不大,但是没有第一种就不会有第二种,如果不是穆旦使用了“含有温情”,许渊冲会用“含情”去译kind?朱维基便译之为“和善”;穆旦不译“却轻轻地一捏”,许就不会译“却又轻轻地一捏”,然后再硬添一个“唉”以为上一行末的“来”字勉强凑韵,而创造有别于原作韵式的“音美”。

至于“精练”,不考虑能否再现原作就说每行八字是“精练”,岂不荒唐!如果再压缩成三字经:“朱丽亚/小手颤/抽出来/轻轻捏/心神醉/是个谜”,岂不更加“精练”?但明明是“And slight, so very slight that to the mind/ ‘Twas but a doubt”,“轻得叫人不敢相信”或“轻得让人心里起疑”,为什么要说是“心神醉”得像个“谜”?这里强调的slight, so very slight就被精简掉了,而以’twas but加强语气的doubt却译成了“仿佛”是个“谜”,来给并非行末、不缺韵脚的地方按一个能和上行押得上韵的韵脚;穆旦的译文却要忠实得多。

“现在再看《唐璜》第一章73段的三行诗:”——为什么只是三(2.5)行而不循常理至少是一句?

But passion most dissembles, yet betrays,

Even by its darkness as the blackest sky

Foretells the heaviest tempest, (it displays

Its workings through the vainly guarded eye,

And in whatever aspect it arrays
Itself, ‘tis still the same hypocrisy:

Coldness or anger, even disdain or hate,

Are masks it often wears, and still too late.)

1. 热情力图伪装,但因深文周纳,

反而暴露了自己;有如乌云蔽天,

遮蔽越暗,越显示必有暴风雨。(,

眼睛想掩饰内心也总归枉然。

因为热情无论躲在什么假象里,

那终究是装模装样,易于看穿:

冷漠,嗔怒,甚至轻蔑或憎恨,

都是它的假面具,但骗不了人。) (穆旦译)

2. 有情装成无情,

总会显出原形,

正如乌云蔽天,

预示风暴将临。 (许译)

第一种译文当然译得不够好,特别是“深文周纳”,但是许的改译甚至更差,尽管他自己说,“第二种译文把原诗三行改译四行,每行六字,一、二、四行押韵,还是一样精练,具有音美。如果说前六行的两种译文难分高下的话,这三行似乎是第三种译文在竞赛中占了上风。”

这是格律统一、结构完整的一首长诗,共分16章,每章可多达220多节,少也有八、九十节,但是每节一律八行,每行抑扬格5音步,韵式为abababcc,从本节八行中截取了二行半,这种断章取例的做法恰好和他断章取义的评论一致。为什么在第三个逗点处截断,显然是因为再引下去更不是一行六个字所能够“精练”得了的,其实,还可以“精练”成“有情装无情/总会现原形/正如乌云起/预示风暴近”,甚至还可以再“精练”成“装无情,会现形,乌云起,风暴近”。但是怎样和下一行衔接,怎样以相同的格式译完这整首长诗?
上一页12 3 下一页

上一篇:研究范式与中国译学(上)
下一篇:没有了
关于本站 | 会员服务 | 隐私保护 | 法律声明 | 站点地图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